納木措

《納木措:神湖的天堂書店》

IMG_3909

在拉薩待太久,我們都沒遇上甚麼奇遇,也沒有因佛祖的感召而茅塞頓開,唯有轉而探索周邊名勝,結果就跟黃華還有路上認識的背包客樂丹和陳芳拼車到神湖納木措,並由唯一懂駕車的黃華充當司機。

IMG_3699

從拉薩到納木措的路大多位於渺無人煙的高原上,放眼盡是把地面都覆蓋著的青翠草坪,因為不再有建築或峽谷遮掩,環顧四周都會清晰地看到地殼的邊緣,你能知道自己身處一個圓形星球上。

IMG_3849

IMG_3887

駛著掛上西藏車牌的車,司機就會被認定是藏人而不會付費進入景區,其實滇藏的景點都是如此,當地人不用付款,其餘的就要收費,感覺很合理。我們一直開往納木措,打算在那邊過夜,沿途都是難得的高原景致,直至接近納木措時,突然風起雲湧,那片像觸手可及的天空泛起一片片驚為天人的雲海。

IMG_3772

IMG_4070

IMG_3995

雲層時而密集時而疏落,一時從背後泛起一片柔和的佛光,一時又在雲層間透出一道道耶穌光,單單幾十分鐘已顯露了變幻無窮的美,原來這是夕陽。這實在是畢生難忘的風景,美得把神湖都比下去,那刻我們都覺得這旅程值回票價了。

IMG_4069

到達神湖旁的基地,那裡都是昂貴的旅館,我們就決定乾脆睡在車裡,在附近的餐館吃了頓簡單的晚餐後,我們就在附近閒逛。這裡入黑後異常寒冷,而且沒有街燈,走路都要靠電筒或從店舖透出來的燈光去照明。

IMG_4198

在漆黑中,那些耀眼奪目、亮得發白的都是餐廳旅館的招牌,但唯獨有一個低調地散發著昏黃的燈光,那竟是間書店。這間名為天堂時光的書店,內裡賣的是文青書籍如遊記,還有印著藏人臉孔和西藏風景的明信片,似是盛載著一個個故事。我們躲避了外面凜冽的寒風,在一盞盞黃燈下,這木屋顯得格外溫暖,這裡是疲倦旅人的歸宿。

IMG_4202

反正沒地方可去,我們就在蓋上毛毯的沙發上看書,一直待至打烊。然後我們回到車裡睡覺,這夜伴隨著我們的是突如其來的暴雨和停雨時附近的狗吠聲。

IMG_4272

IMG_4427

隔天回到拉薩,尋找該書店的分店,又滿足地沉醉在書海數小時。離開時在附近發現微電影工作室,走近後聽到地道的廣東話,那是個叫阿忠的香港人。他帶我們到對面充滿油漆味道的小店,這裡是他的夢想:一間屬於自己的店。

阿忠曾於跨國媒體任職攝影師,藉此周遊列國,其後回香港當公務員,不久又厭倦這種刻板生活,跑到西藏當導遊,又為慈善機構作攝影師,同時籌備這小店,過程可謂歷盡艱辛。他說話滔滔不絕,大談自己人生宗旨理念政見(他是熱狗)價值觀成功之道:他敢於當真小人,認為人皆有缺點,大剌剌的承認自己的囂張和貪慕虛榮。他認為人必須承認自身缺點,才不致於自封聖人、在人生路上迷失。他又曾經指出摯友錯失,並因此與其分道揚鑣。

那時候對他的過份炫耀甚是反感,又為他以缺點為榮而覺得錯愕,結果就是不懷半點好感。現在回想,即使不認同他的想法,但也難以否認他是個具魅力、敢於離經叛道的人,他排除萬難創下自己的一片天空,其志氣及毅力都相當值得學習。

我們離開阿忠的夢想小店,心中百感交集,反覆想著阿忠具啟發性的話,又回憶起連日的旅程。一直追求的經歷,原來不可強求,要遇到的總會遇到,似乎一切隨緣。

Day 68-71 (23-26/08/2013)

Advertisements

拉薩

《拉薩:在日光城思考人生》

被晨光喚醒後,我們爽快地執拾行李,心裡滿是期待,急不及待要衝到拉薩的布達拉宮。騎了六十多公里,過橋橫跨拉薩河後,我們終於進入拉薩。愈接近布達拉宮,心中愈是焦急和興奮,到底那將會是甚麼感覺?

image

image

image

直至站在布達拉宮門前,腦海竟是一片空白。一個瘋狂的念頭、兩個月的騎行,無數藏民崇拜的聖城就這樣矗立在面前,佛光照在我這渺小的俗人身上,這是東方的耶路撒冷。

image

image

image

這是感動還是震撼?那時我理解不了自己複雜的情緒,後來想起來應是喜悅的,但其後是夾雜著不甘。布達拉宮標誌著旅途的一半,我不甘這樣就過了半途,我不知道到底是我所經歷的不足以感動自己還是六十天實在太短暫,我只知道我想去更遠。

當時我也沒想太多,反正又是「終於到了」的老感覺,也沒甚麼悸動,原來我對抵達拉薩這回事並不太在乎,於是就動身找住宿跟吃午飯。其後在拉薩我們待了足足九天,把城中央至東北方都逛熟,另外還有兩天駕車去了神湖納木措,但其實一般來說也沒必要在拉薩待這麼久,這十一天大概是讓我們好好沉澱、整理思緒,為餘下的半途作準備。

image

image

image

拉薩離不開就是布達拉宮、大小昭寺和色拉寺,大概是我把藏式建築都看膩了,這其中我就只去過布達拉宮,其餘的都沒意欲要去遊覽,我在拉薩的時間有很大部份都是四處亂逛、跟朋友吃喝玩樂或者是待在旅館裡安份的當個宅男。我不打算把我的享樂時光逐一羅列,畢竟拉薩的遊記隨便在網上搜尋也能看得眼花繚亂。

拉薩是滇藏線的終結、後藏旅程的開端,在拉薩前的滇、川藏線是「每天百人進藏」的熱門旅行路線,各類旅遊設施餐廳旅館亦應運而生。藏餐館和家庭旅館是少數具藏族特色的例外,但在充斥街頭的超市和川菜館下,原本西藏獨特的風俗色彩都得褪色,那傳說的神秘面紗下只是一個又一個的西藏度假村。

至於拉薩也不如想像般那麼「西藏風情」,城中央主要街道的店舖都被大陸的連鎖品牌攻佔,白牆黑窗的藏式建築裡都是各類商店,大小道路都鋪成光鮮的柏油路,是沿途商業化最為嚴重的地區。

image

image

image

而後藏就是指拉薩後的日喀則地區,絕大多數旅人都選擇在拉薩止步,因此除了大城市日喀則外,後藏一般就只有藏人的跡影,是原汁原味的真正西藏。

原本我們計劃繼續沿川藏公路騎到西南面的中國與尼泊爾的邊境小鎮樟木,但我們都對後藏及更偏遠的阿里地區甚為好奇,並深信那將會是夢想中的西藏。為此我們打算在川藏與新藏公路的交匯城鎮拉孜寄存單車,然後跟另外三個路上認識的朋友搭順風車到阿里,再搭回來繼續騎車到尼泊爾。

image

到底那個被旅遊業淹沒前的西藏是甚麼模樣?停留十一天後,我們終於要重新上路,在後藏尋找那失落的真正西藏。

Day 66-76 (21-31/08/2013)

米拉山

《米拉山:滇藏最高點》

IMG_2916

IMG_2929

IMG_2945

手機的響鬧聲喚醒了在鐵皮屋內睡覺的我們,果然睡醒了還覺疲累,這天大概也騎不遠,最終我們騎到60公里外的魯郎,期間還在路旁的草地午睡,無數騎友就在面前飛馳過去,相信滇藏線上只有我們騎得這麼懶。

魯郎是西部大開發的重點城鎮,正準備大興木土,因此原本的店鋪都搬進鎮中心臨時的鐵皮屋。我們住進遠離鎮中心的一間家庭旅館,那是兩、三棟單層的藏式民房,內裡感覺溫暖舒適。

20130815_131951

20130815_112634

老闆娘相當熱情好客,從遠處看到我騎車的身影,就朝我揮手問我是否要找旅館,然後就不斷向我推薦,感覺她人應該不錯,我們就選了這間。魯郎有一望無際的青翠草原,在晴朗的天氣下顯得格外吸引,我們也決定多逗留一天,盡情享受這難得美景。

老闆娘推介我們到附近的鐵皮屋餐館,那是她妹妹的店,賣一些地道藏式食物如咖哩飯和牛肉餃子等。這種藏式咖哩並非一般常見漿狀的咖哩,而是比較水狀的。曾經在芒康一嚐中伏後,我們懷著到明將冒險的心態吃這碟咖哩飯,味道竟然算不錯,不過當然不及一般咖哩。

休息一天後,我們翻過海拔4720米的色季拉山、直衝至八一,途經尼洋河時抵受不了藍中泛綠的清澈河水的誘惑,脫掉鞋子就跳進河裡感受那透心的涼爽。如此悠閒的騎車之旅並未就此結束,在八一吃過晚飯後,黃華才後悔沒吃到那著名的石鍋雞,嚷著要明天再吃,結果又多逗留一天。

IMG_2974

IMG_2958

IMG_3017

IMG_3003

IMG_2995

這段日子跟以往相比簡直是天淵之別,從前不騎過100公里也不罷休,現在則是說停就停。其實旅行就是要按著自己的節奏步伐才能享受最多,沒有那種比較高尚,說到底還是看自己追求甚麼,而明顯地我們是偏愛緩慢的旅行,這比匆匆走過似乎能看見更多。

IMG_3045

IMG_3043

從八一啟程,兩天後我們抵達235公里外的松多,然後就是要翻過滇藏線的最高點: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口。從松多開始都是甚為輕鬆的爬坡,期間更有小狗陪伴我們跑了十多公里,每次因爬坡而減速時,他更會暫當領航員在前頭帶頭,我們還盤算著從此應否帶他上路,可惜後來遇上一群藏人使他停下腳步,自此就失去蹤影。

20130820_112626

離米拉山口不足十公里,我們再次停下腳步,躺在這片最接近天空的草地上,「5013米是甚麼樣的高度?」我望著蔚藍長空,腦海裡一度泛起這疑問。稍息過後,相對剛才平坦的坡度,這最後十公里才是真正的難關,不過身經百戰的我們只覺興奮,在漫長陡峭的山坡上我們奮力衝刺,直至望到那五色經幡,我們終於到了。

IMG_3050

20130820_115648

IMG_3068

在米拉山口,還是那種「我們到了」的老感覺,周遭是遊客騎友攤檔景點,我們心中明白這並非旅程的頂峰,但到了最高又是甚麼樣的感覺,此刻是有點難以想像了。

IMG_3073

然後我們直衝至七十公里外的墨竹,旅館都說沒有床位,於是就騎到附近一個安全平坦的草地就搭帳篷露營。

下一天就是拉薩。

Day 59-65 (14-20/08/2013)

通麥

《通麥:塌橋惹的禍》

20130813_111035

早前倒塌的通麥大橋仍在搶修階段,雖然未清楚那邊的確實情況,但我們聽聞臨時橋已經開通。塌橋曾拖延了我們的行程,讓我們進退兩難,而這天我們終於要過橋,唯有寄望一切順利。

20130813_173950

20130813_185553

騎到通麥時已經是五點鐘,剛到埗就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在等候過橋,那時距離當天的目的地排龍約14公里,我們都預計能在入黑前(八點多)到達。

 現時臨時橋只供行人、單車、摩托通過,而且每次只限五人,有時又會封鎖著不讓人過,結果我們在臨時橋足足等了兩個多小時:先是讓運物資的過橋,然後是摩托,最後才是單車。正當黃華在過橋、我倆準備過之際,橋面突然因工程而要封閉,結果我地三人在對岸又等了十多分鐘。 

直至七點多我們才能過橋,那時天色漸暗,我們都急起直追,恐防要在黑夜中騎車。由臨時橋到排龍都是土路,而且有不斷的上下坡,有些路甚至陡得騎不動,有時車輪更被泥石卡著,因行李太重而差點翻車。

vlcsnap-2015-03-23-19h06m28s218

騎這段路時我們是前從未有的專注,隨著光線逐漸減弱,這段爛路也更為危險。路上滿佈大小不一的石塊,下坡時一不留神隨時人仰車翻,後輪亦不時撞至碎石而擊起凌空,不但難以煞車,更經常滑胎飄移,但為了趕在入夜前到達,我們都不能騎得慢。

我們都難以維持均速,經常因路面狀況而時急時緩,於是都沒有像往常一樣保持隊型,而是分隔得遠遠的以免相撞。入黑後身處人跡稀少的叢林之中,一種莫名的恐懼油然而生,不禁回憶起賊人攔途截劫的傳聞,唯有寄望我們不會遇上。路途尾聲,我們都得戴上頭燈或開電筒騎行,一路上更顯小心,除了要注意路況、盡量避開石頭,亦要留意有否迎頭車駛近,令車速大為減慢。

那時距離排龍只餘約三公里,但我們都已經身心俱疲,當我們打算硬著頭皮繼續衝,卻發現前方有一間鐵皮屋餐館。我們都閃過一個念頭:這裡可以借宿嗎?

假如我們借宿,大概就要睡在鐵皮屋的地板上,這不是舒適與否的問題,而是睡眠質素下降會令減慢體力恢復的速度。不過我們都不願為舒適的睡眠而冒險,在如此惡劣環境下這三公里路恐怕要騎超過半小時,也沒計算當中體力的消耗和發生意外的風險。

經商討後我們都決定借宿,而老闆亦慷慨答應,我們就順便在餐館吃晚飯,然後不到一小時,就窩進睡袋中昏睡過去。

20130814_080347

Day 58 (13/08/2013)

然烏

《然烏:露營初體驗》

從八宿翻過海拔4325米的安久拉山後,我們打算在然烏逗留一天,到附近的名勝來古冰川一遊。本已打算為此早起床,誰知道客棧是附設「morning call」,天還未光旁邊的兵站就播紅歌早操,然後樓下的小伙子就不斷大喊,接著就有狗吠,吠了一陣子那小伙子又大喊,然後那頭狗又吠,梅花間竹的直至你醒來才停止。後來有網友分享,她七年前在然烏過夜時,也遇到同樣情況,而那時候還有雞啼,我們算幸運了!

我們本來計劃騎車到然烏湖遠觀冰川,但吃過早餐後遇到有人要拼車去冰川,他們湊巧缺三個人,於是我們就順利成章加入。搭車經過然烏湖時,我們在車內張望著外面仙境一樣的景致,都不禁想到騎車的自由,那時愛停就停,但現在都不能隨意停留,實在浪費眼前美景。經過崎嶇石路,我地終於到達景區,下車後走了一段路才發現離冰川甚遠,原來所謂的景區就只是個觀景台,到真正的冰川需要走九個小時的路,那似乎在然烏湖野餐感覺更好。

IMG_2323

IMG_2484

IMG_2528

回程期間,為了彌補不能在湖邊野餐的遺憾,我們決定今晚不再住旅館,乾脆就在附近露營!我們在然烏買了些水果和乾糧,就一直向前騎尋找適合露營的地方。道路兩旁都是叢林大概在裡面扎營也難被發現,我們希望找一塊遠離車路的隱匿平地,最好是在湖邊,但附近不是沒平地就是太顯眼。我們不時騎離車路去視察地方,終於騎了約十公里,我們在瓦巴村附近的叢林深處找了個合適地方,跟湖邊只有約十米距離,而四周都有樹木遮擋。

我從來也不是郊野愛好者,上次露營已經是十多年前少不更事誤入歧途當童軍的時候,還是在那種渡假村內的營地,談不上是甚麼野外經驗,所以我對露營是沒甚認識,負責扎營的主要還是他們兩個(後來我發現其實扎營是那種看一次就學懂的事),然後我們就在附近撿柴枝以備今晚生火。

IMG_2531

一切都準備妥當後,我們就回瓦巴村找點吃的,黄華只打算吃泡麵於是就留在營地守候。到遠瓦巴村後,我們才發現這裡根本沒有餐館,唯一的雜貨店也關門,幾經辛苦才在遠離車路的一間家庭旅館裡找到個泡麵,又在另一間家庭旅館吃了碗材料豐富的麵,主人家還讓我們吃西藏著名的糌粑,還有喝酸奶和酥油茶。

西藏在高原氣候下難以種植尋常蔬果,因此食材較貧乏,需要依賴四川和雲南輸入食材。西藏的農作物以青稞為主,青稞類似大麥,藏人一般用以釀製青稞酒,或將其磨粉炒熟製成糌粑。至於酥油茶其實就是牛油茶,有助治療高山反應,可以直接飲用或倒進粉狀的淺啡色糌粑中,用手攪勻後再搓成團狀即可食用。

2013-08-11 18.54.35

酸奶

2013-09-06 14.37.23

糌粑

2013-08-02 13.09.14

酥油茶

我們取了點熱水,跟熱情的主人家道別後,又回到營地。黃華已經生了火,我們圍著火堆取暖聊天,入黑後除了hehe就沒甚麼可以做,不過我們沒有hehe,所以很早就睡了。

暫時看來,這初次露營看似順利,但我們當然沒這樣幸運,在翌日的清晨,我們都冷醒了。露營除了需要帳篷和睡袋外,還要防潮墊以阻隔濕氣,我們的防潮墊是最便宜的那種,整塊就只是一層膠,稍為貴一點的底層會有金屬面。入夜後的然烏氣溫驟降,加上清晨的露水,我們的睡袋並非很保暖,結果天還未亮就冷得醒了。

IMG_2623

這氣溫是冷得連動也不想動,我乾脆瑟縮在睡袋裡,就這樣耗了起碼一個小時才願起來。甫走出帳篷,實在想立刻衝回去,我們只好忍耐著寒冷趕緊熱身,身體算是逐漸適應這低溫,然後看天色漸亮就到湖邊看日出。可惜對岸的山峰都遮蔽著初升的旭日,我們似乎無緣欣賞,唯有回帳篷旁吃點零食作早餐,再執捨行裝以備出發,新的一天要趕到120公里外的波麥!

Day 55-56 (10-11/08/2013)

怒江

《怒江:七十二道煞車味》

抵達芒康後,我們都輪流生病,而且是不斷循環感染,六天下來不是騎少點就是乾脆逗留休養,最後才騎了370公里。

IMG_1748

有天抵達後到處找旅館,其中一間的入口就只有狹窄的走廊,還要爬樓梯上去。我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走上去,才發現是別有洞天,推門內進就是個大廳,感覺像青旅的common area一樣,放著大量沙發,還有電腦、煮食設備、洗衣機等等。

我尋遍整個旅館都找不到老闆的跡影,後來才發現老闆在隱匿的房間內,他一看見我就不斷向我推銷,說甚麼設備齊全,又說只有這裡才收學生優惠價每人¥30,叫我即管找找看有否比這裡更便宜的旅館。對於這種不斷推銷的老闆,平常沒耐性的我早就會離開,但我卻不知怎樣的感覺他很真誠和親切,得知其他旅館也是¥30後,就決定在此留宿。

那老闆是個藏人,他說曾遇上兩個聲稱身無分文的背包客,跟他請求要借宿,結果就深信不疑,還請他們吃晚飯。那兩個背包客感動得流下男兒淚,說在路上就只有老闆對他們這麼好,最後離別時三人都相擁著哭了一場。

對於老闆來說,這些床位食物都只是舉手之勞,他只是做了任何人也應該做的事,又說他為此感到無比快樂。雖然這一切都是輕而易舉,但又會多少人會對素未謀面的人伸出援手?

IMG_1831

這段日子還有兩件不得不提的事,一是必經的通麥大橋倒塌了,我們都惆悵應否改騎317國道,那就要繞個大圈並且穿越兩段土路和無人區,那是沒有任何補給的荒蕪地帶,難度系數達9.9。那時有騎友選擇搭車穿過土路和無人區才開始騎,有不少更直接搭車回老家,剩下的就在等傳聞中的臨時橋開通,而我們就正好利用養病的時間來等消息。第二是從芒康開始房租都上漲,這大概是跟塌橋有關,因為不少騎友都聚集於通麥前的兩、三個城鎮,需求增加而供應有限,租金自然上揚。

在距離芒康160公里的左貢,我們休養一天後病情都好轉了不少,期間更獲知通麥的臨時橋已經開通,於是翌日即使還未痊癒,也決定動身上路,在兩天內騎205公里、途經怒江到達八宿!

怒江七十二拐是川藏公路上享負盛名的地標,那是位於險峻峽谷的七十二個拐彎,從海拔4660米的業拉山一路延伸至海拔2740米的怒江橋,氣勢磅礡的建在陡峭的山勢上,這絕對是夢寐以求的賽車道。

IMG_2029

DSC_0997

早前在廣西因一時不慎而發生車禍,事後有一段時間在下坡時都會很在意的減速,很懼怕會再生意外。在大理後我終於克服這恐懼,不過這七十二拐實在兇險,下坡時往往有接連的急彎,更有騎友曾經在此遭遇嚴重車禍,因此我也相當謹慎,不敢騎太快。

其實慢並非理想的彎位處理,過份減速容易人仰車翻,我認為最妥當的方法還是像賽車一樣減慢至適合速度,盡量取直線以達至最少的減速,再於彎道一半加速脫離。另外不斷的煞車會嚴重損耗車輪上的煞車片,所以我減速時都會挺身擋風以增加風阻,再輕按煞掣以減低損耗。

DSC_1017

就這樣騎了近半天,我們終於平安抵達八宿,感覺是鬆一口氣多於享受。這對我來說,又比跨過海拔甚麼甚麼的高峰更像個里程碑,如果說爬坡是堅忍和毅力的考驗,那七十二拐就是專注和謹慎的試煉,我們總算是順利渡過。當然,這也意味著我們更接近拉薩,距離布達拉宮又更進一步了。

Day 49-54 (04-09/08/2013)

紅拉山

《再闖高峰之相逢何必曾相識》

IMG_1252

跨越白馬雪山後,緊接而來的是海拔4200米的紅拉山。我們計劃第一天從飛來寺騎100公里到海拔2650米的鹽井,那是先下後爬,也比較輕鬆;第二天則要翻過紅拉山、騎到105公里外的芒康,當中需要在50公里內爬1550米的坡,那代表比白馬雪山的路更長更陡峭,甚為艱難。

抱恙的楊濤和黃華各有打算,前者逗留休養,後者帶病上路,黑仔則繼續趕路。起程後一直天朗氣清,我們都騎得輕鬆,但西藏天氣變幻莫測,午飯後突然下雨,雨勢時而微弱時而惡劣。捱著雨騎到佛山鄉時,雨勢稍為放緩,我們在此通過滇藏邊境的安檢關卡,不單要登記證件,又要通過重重路障,而關卡之後就是西藏了。

然後又回復滂沱大雨,而且雨勢毫無減弱的跡象,連防雨裝備也擋不了,我們四人都全身濕透。路旁都是沒變化的峽谷和瀾滄江,加上類似的爬坡和彎位,這種不斷重覆的苦悶感覺令身體幾乎失去意識,我們在暴雨下不自覺的在騎車:沒有看風景,沒有留意時間速度,只有雙腿持續運動。下一次有意識地看碼錶時,原來已經騎了九十多公里,快要到達鹽井。

IMG_1201

我們順便選了間藏式民宿過夜,那時身體累得快要散掉,結果吃飽後倒頭就睡。翌日終於要挑戰紅拉山,本打算直衝至芒康,但出發不久後已經心知不妙,其一是路途遙遠,其二是我們根本未從白馬雪山一役中恢復過來,疲勞的肌肉終於支撐不了如此密集而龐大的運動量,想要使勁去騎卻力不從心。

IMG_1234

至於患上感冒的黃華則明顯落後於大隊,不過竟然因病而變得風趣幽默,連一向騎最快的黑仔也因輕鬆歡樂的氣氛而放慢步伐。我們享受著西藏的暖和陽光及山嶺景觀,看到好風景就拍張合照,發現小賣部就衝進去,遇見騎友就駐足聊天,這駭人的1550米上坡竟然變成我們的郊遊樂園。

IMG_1239

IMG_1262

IMG_1269

IMG_1277

我們忘掉爬坡的艱苦,卻玩得樂極忘形,完全沒留意速度和時間,到達頂點時已經接近六點鐘,離芒康尚有60公里之遙。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更是擾亂了我們的情緒,我們只好硬著頭皮衝下去,以免在山上進退兩難。本以為能借下坡直衝下去,但時而破爛的道路卻如障礙般阻礙著我們加速,而每次衝刺都得忍受著暴雨擊在臉上,只要張開口就有無數雨水湧進去,雨水更害得我雙眼都睜不開,我唯有像王家衛一樣在漆黑中戴上太陽鏡,不久就發覺眼鏡沒雨撥根本看不清,而被雨水沾濕的面罩又冰凍得刺痛,結果我索性脫下眼鐘面罩,任由雨粒擊打我臉。我的防風衣還抵得住猛烈的雨勢,但手套早已濕透,雙手都冷得僵硬,雨水更隨手腕溜進本來溫暖的手臂,更不用說那對濕得像浸泡在水中的雙腳,雨水直接從鞋筒滲進去,甚麼防水靴也不管用了。

這短短十公里路簡直恍如隔世,比爬坡還要痛苦,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沿途竟然有一間由藏民開的雜貨店,那位綁著紅頭巾、來自康巴的主人讓我們進內休息,我們當然喜出望外,連聲道謝下趕緊衝入屋內換去濕透的衣服。簡陋的木屋內只有昏暗的火光,滿屋都是藏式擺設還有那精緻的地毯,我們跟幾個藏民圍著火爐取暖,由於語言不通大家都沒說甚麼,都是傻楞楞的在微笑著。

IMG_1272

累透的我們都不願再騎,反而盤算著在此留宿,於是就去請求那位懂普通話的藏民,他竟然爽快答應。我們實在喜出望外,這將會是旅程中首次跟藏人借宿,而且並非經過網絡,而是直接當面請求的。

不過,當黑仔知道這裡只能以泡面充饑並且沒供電,又得知前方五公里有旅館後,卻打算馬上起程,我們自然表現得極不情願,這可是難得良機,更可彌補之前在香格里拉被放鴿子的遺憾。可是黑仔似乎頗為堅持,而患病的黃華也沒甚意見,我們只好穿上濕漉漉的襪子,重回冰冷的公路上。

我們在月色下尋找住宿,騎了幾公里總算能找到旅館,但那裡連沿室廁所都欠奉,也遑論熱水或其他設備,而黃華在連番趕路及淋雨後似乎病情轉壞。翌日起床後,黃華的病情明顯惡化,而我們也帶著疲態,相反黑仔則如常渴望趕路。在嚴重分歧後,我們決定與黃華一起騎到四十公里外的芒康休息,而黑仔則與楊濤會合並騎到更遠的如美鎮。想不到昨天美滿快樂的四人小隊,一場大雨後便要分道揚鑣。

IMG_1279

我們差不多十點才出發,以緩慢的步伐騎到芒康,中途更一度停下在一片草地旁野餐,再次享受著西藏取之不盡的陽光。黑仔雖然已放慢腳步,但始終遙遙領先,早就抵達芒康跟楊濤等著與我們吃午餐,飯後我們也沒有多餘說話,揮個手就道別。

IMG_1320

IMG_1326

我們都體諒黑仔礙於時間緊絀而不願停步,其實他已經多番遷就我們逐漸延遲的起床時間,一向騎得快的他也又經常放慢節奏等候我們,相信若非要趕路,他絕對會跟我們待更久。我們都希望能跟他有深入的了解,但始終我們的節奏相異,這樣的分離也是良性的,唯有寄望日後在路上的某處能再碰面吧。

Day 44-46 (01-03/08/2013)